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主席的一元化辩证法系统(之二)

2017-01-11 13:33:5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徐守堂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主席的一元化辩证法系统(之二)

  六、肯定和否定的对立统一

  毛主席说:“肯定,否定,肯定,否定,---事物发展的每一个环节,既是肯定,又是否定。奴隶社会否定原始社会,对封建社会又是肯定;封建社会对奴隶社会是否定,对资本主义社会又是肯定”【23】。“恩格斯辩证法有三个范畴,对立统一、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我就不相信后两个范畴,三个并列就是三元论,不是一元论。基本的东西是对立统一。质量互变就是对立物的矛盾转化,没有什么否定之否定。奴隶否定原始,对封建是肯定,封建对奴隶是否定,对资本主义是肯定”【24】。

  毛主席为什么不认可“否定之否定”,说“没有什么否定之否定”呢?这要从否定和肯定的槪念说起。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说:“在发展的过程中,以前的一切现实的东西都会成为不现实的,都会丧失自己的必然性,自己存在的权利、自己的合法性;一种新的、富有生命力的现实的东西会起来代替正在衰亡的现实的东西,——如果旧的东西足够理智,不加抵抗即行死亡,那就和平的代替,如果旧的东西抵抗这种必然性,那就通国爆力来代替”。恩格斯还说:“每一阶段都是必然的,因此,对它所由发生的时代和条件说来,都有存在的理由;但是对自己的内部逐渐发展起来的新的、更高的条件来说,它就变成过时的和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它不得不让位于更高的阶段,而这个更高的阶段也同样是要走向衰落和灭亡的”。恩格斯的前一段话讲的是否定,否定就是“代替”,新事物代替旧事物。恩格斯的后一段话讲的是肯定,肯定就是“让位”,旧事物让位于新事物。新事物代替旧事物,就是新事物否定旧事物;旧事物让位于新事物,就是旧事物肯定新事物。因此毛主席说,“奴隶社会否定原始社会,对封建社会又是肯定;封建社会对奴隶社会是否定,对资本主义社会又是肯定”。毛主席用普遍的对立统一规律作指导,提出肯定否定规律,认为“事物发展的每一个环节,既是肯定,又是否定”,这就指出肯定与否定的矛盾是事物发展的动力,推动事物转化和发展。因此,肯定否定规律是事物发展的一个客观规律。而所谓“否定之否定”规律,不符合普遍的对立统一规律,它割裂了否定和肯定的联系,排除了否定和肯定的矛盾,从而排除了发展的动力,排除了新旧事物的转化。因此,“否定之否定”就不是事物发展的规律。所以,毛主席当然要否定它,说“没有什么否定之否定”。

  毛主席否定“否定之否定”,提出肯定否定规律,是对唯物辩证法的又一重大发展。

  七、现象与本质的对立统一

  毛主席说:“本质是事物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25】。“现象是看得见的,刺激人的感官;本质是看不见的,摸不着的,隐藏在现象的背后。只有经过调查研究,才能发现本质,本质如果能摸得着、看得见,就不需要科学了”【26】。“本质总是藏在现象的后面,只有通过现象,才能揭露本质”【27】。

  毛主席不但向马列学习,继承和发展马列,而且向群众学习,贯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思想路线。“本质是事物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就是从一个年青人那里学来的。毛主席说:“南京大学一个学生,农民出身,学历史的,参加了四清以后,写了一些文章,讲历史工作者应当下乡去,登在南京学报上。他作了一个自白说:我读了几年书,脑子里连一点劳动的影子都没有了。在这一期南京大学学报上,还登了一篇文章说:本质就是主要矛盾,特别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这句话,我也还没有说过”【28】。  ​

  八、内容和形式的对立统一

  毛主席说:“革命的组织形式应该服从于革命斗争的需要。如果组织形式已经与斗争的需要不相适应时,则应取消这个组织形式”【28】。“形式主义地吸收外国的东西,在中国过去是吃过大亏的。中国共产主义者对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应用也是这样,必须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完全地恰当地统一起来,就是说,和民族的特点相结合,经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有用处,决不能主观地公式地应用它”【29】。“内容愈反动的作品而又愈带艺术性,就愈能毒害人民,就愈应该排斥。处于没落时期的一切剥削阶级的文艺的共同特点,就是其反动的政治内容和其艺术的形式之间存在的矛盾。我们的要求则是政治与艺术的统一,内容与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缺乏艺术性的艺术品,无论政治上怎样进步,也是没有力量的。因此,我们既反对政治观点错误的艺术品,也反对只有正确的政治观点而没有艺术力量的所谓‘标语口号式’的倾向。我们应该进行文艺问题上的两条战线斗争”【30】。

   九、分析与综合的对立统一

  毛主席说:“分析的方法就是辩证的方法。所谓分析,就是分析事物的矛盾”【31】。“两个对立物统一,有一个主导方面,一个被吃掉,就是综合”【32】。

  毛主席说:“分析与综合,过去的书都没有讲清楚。说‘分析中有综合’,‘分析和综合是不可分的’,这种说法恐怕是对的,但有缺点。应当说分析和综合,既是不可分的,又是可分的。什么事情都是可分的,都是一分为二”。“我们过去是怎样分析国民党的?我们说,它统治的土地大,人口多,有大城市,有帝国主义的支持,他们的军队多,武器强。但是最根本的是,他们脱离群众,脱离农民,脱离士兵。他们内部有矛盾。我们是军队少,武器差(小米加步枪),土地少,有三大民主,三八作风,代表群众的要求”。“综合就是吃掉敌人。我们是怎样综合国民党的?还不是把敌人的东西拿来改造。俘虏的士兵,不杀掉,一部分放走,大部分补充我军。武器粮秣,各种器材,统统拿来。不要的,用哲学的话说,就是扬弃,就象杜聿明这些人。吃饭也是分析综合。比如吃螃蟹,只吃肉,不吃壳。肠胃吸收营养,把糟粕排泄出去。你们都是洋哲学,我是土哲学。对国民党的综合,就是把它吃掉,大部分吸收,小部分扬弃。这是从马克思那里学来的。马克思把黑格尔哲学的外壳去掉,吸收它有价值的内核,改造成为唯物辩证法。对费尔巴哈,吸收他的唯物主义,批判他的形而上学。继承还是要继承的。马克思对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英国的政治经济学,好的吸收,坏的抛弃【33】。

   十、必然和自由的对立统一

   毛主席说:“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只有在认识必然的基础上,人们才有自由的活动,这是自由和必然的辩证规律。所谓必然就是客观存在的规律性,在没有认识它以前,我们的行动总是不自觉的,带有盲目性的,这时后,我们是一些蠢人”【34】。

   毛主席说:“什么叫马克思主义?那时的中央领导者们,实在懂得很少,或者一窍不通,闹了多年的大笑话。但是这是难免的,人类总是要犯一些错误才能显出他们的正确。对客观必然规律不认识而受它的支配,使自己成客观外界的奴隶,直到现在以及将来,乃至无穷,都在所难免。认识的盲目和自由,总会是不断地交替和扩大其领域,永远是错误和正确并存。不然,发展也就会停止了,科学也就会不存在了。要知道,错误往往是正确的先导,盲目的必然性往往是自由的祖宗。人类同时是自然界和社会的奴隶,又是它们的主人。这是因为人类对客观物质世界、人类社会、人类本身(即人的身体)都是永远认识不完全的。如果说有一天认识完全了,社会全善全美了(如神学所说那样),那就会导致绝对的主观唯心论和形而上学,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世界观”【35】。

  毛主席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这个历史永远不会完结。在有阶级存在的社会内,阶级斗争不会完结。在无阶级存在的社会内,新与旧、正确与错误之间的斗争永远不会完结。在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范围内,人类总是不断发展的,自然界也总是不断发展的,永远不会停止在一个水平上。因此,人类总得不断地总结经验,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停止的论点,悲观的论点,无所作为和骄傲自满的论点,都是错误的。其所以是错误,因为这些论点,不符合大约一百万年以来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事实,也不符合迄今为止我们所知道的自然界(例如天体史,地球史,生物史,其他各种自然科学史所反映的自然界)的历史事实”【36】。

  (未完待续)

  注释

  【23】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一九六五年春)

  【24】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一九六五年春)

  【25】《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辩证法》(一九六五年)

  【26】在杭州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27】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笔记(一九六0年)

  【28】摘自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九日《人民日报》社论《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按照系统实行革命大联合》

  【29】《新民主主义论》(一九四0年一月)

  【30】《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四二年五月)

  【31】《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二日)

  【32】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一九六五年春)

  【33】在杭州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34】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二年一月二十日)

  【35】《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一九六五年)

  【36】《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一九六五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