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许景澄的洞察与毛泽东的践行

2021-12-14 10:51:2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古明浩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三年前香港开放网登了篇《那年,北大校长被斩首于京城菜市口》,论述1900年京师大学堂总教习许景澄因反对清廷攻打使馆区,遭慈禧以“任意妄奏,莠言乱政,且语多离间。有不忍言者,实属大不敬”为由“著行正法,以昭炯戒”的一页悲剧。作者秦晖指出:

  “光绪很看重许景澄的学识和能力,打算让他出使日本,但因许父病逝,在家料理丧事而未成行。”

  “后来,许景澄还是在外交圈发挥才干,先后受命出使法、德、意、荷、比、奥、沙俄等国,积累了丰富的国际事务经验,对西方甚为了解。”

  使外有年的许景澄对泰西文明的认识的确非一般科举官僚可及,试看他对弟子陆征祥的期许:

  “欧洲的力量不在于它的武力,亦不在于它的科学,而在于它的宗教。在你的外交官生涯中,你将会有机会观察天主教。它有各种宗派和不同的教会。你选择其中最古老的宗派,进入它的领域并研究它的学说,实践它的戒条,观察它的管理方法。将来有朝一日,你结束了你的外交生涯后,你可能有机会进入这教会,成为这教会的入门弟子,遵守教会的内部生活,从而掌握其中的奥秘。当你掌握天主教的核心力量后,你要把它带给中国……”

  西学为用,许钦差看重的彼邦核心力量既不是科学、武力,亦非天则研究员口中改开后人们向往的“自由、民主、人权这些东西”,而是市俗中国所稀缺的宗教奥秘,此力量关乎精神信仰,是一种缘自一神教摈斥异教徒所熔铸的“精神集体主义”,旅法二十年的边芹点破其神髓乃“靠长达一千多年的实体火刑架反复屠戮、百炼成钢的,早已浸透文明的基因”,三百年前人称音乐之父的巴赫有言:“音乐唯一的使命是要侍奉上帝”,或可为其观点作一注解。

  她进一步论述:

  “中国人不好战,缺乏集体主义是根源之一。而成天标榜个人主义的西方,为什么这么爱打仗也能打仗?世界警察美国就不用说了,形同一部战争机器(华尔街、军队和军工是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就是‘自由散漫’的法国在其非洲殖民地诸国独立后的五十年中,也进行了五十次军事介入,平均一年一次局部战争,这还不算其跟随西方集团参与的其他战争。仅仅是因为武器先进爱打仗?那么参与战争的人呢?人靠什么凝聚成战争机器?靠的是外人看不见的‘精神集体主义'!”

  并回看自己的祖国: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史学家怎么解释的都有,窃以为,毛在同样武力落后的情况下转败为胜的奇迹,其实就是绕过花招直学真传的结果。可能是出于天才的直觉,也可能是迫于条件,毛撇开洋军师,也没靠进口装备,而是直奔要领,用‘精神集体主义’把‘散沙’似的中国人硬捏成团,终于使这个被列强踩在脚下的民族站起来。”

  观毛时代西方领导人从尼克松以下争相来朝,岂不是许景澄殷寄的精神力量已在中华大地凝聚发威了?秦晖于《那些最早认识西方的小人物》反覆声称清末第一位驻外使节郭嵩焘“每叹西洋国政民风之美”,并推崇淮军将领张树声《遗折》中的呼喊:

  “夫西人立国,自有本末,虽礼乐教化远逊中华,然驯致富强,具有体用。育才于学堂,论政于议院,君民一体,上下一心,务实而戒虚,谋定而后动,此其体也;轮船、大炮、洋枪、水雷、铁路、电线、此其用也。中国遗其体而求其用,无论竭蹶步趋,常不相及,就令铁舰成行,铁路四达,果足恃欤!”

  满清大臣眼中“君民一体,上下一心”的国政民风,吾人可以从法国作家吕西安•勒巴泰对不列颠的论断探得三味:

  “很久以来,英国人最强大的力量,就是其人民维护这个国家最卑劣肮脏的利益时不带一丝差异的团结一致。只要岛上商人有利可图,不管什么敲诈勒索,不管什么罪恶,都毫无疑义地被视为民族伟业,受到拍手叫好的欢迎。这是一种由现实主义与无道德主义构成的非常坚硬的腐殖土……”

  此话让人想起2009年英国公民什肯•阿克毛携四公斤毒品入境中国被判死刑并处决引发英国各界义愤填膺,不仅有牧师高呼: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使用炮舰外交,但如果中国执意处死阿克毛,欧盟必须用最强烈的言辞谴责中国,并且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只有那样才能对中国有杀伤力。”

  更见妓女: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对阿克毛执行死刑,我将在一年内拒绝接待持有中国护照的客人。”

  的强烈回响,此上下“维护这个国家最卑劣肮脏的利益时不带一丝差异的团结一致”,实根植于“精神集体主义”:

  “精神捆绑是西方文明的本质,西方文明在十几个世纪里,精神世界囚禁于一本《圣经》,于今也只不过是换了一本‘圣经’而已。”

  “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中国人无法比拟的主观能动性,在公共生活领域常常体现为一种人人顾及整体利益的自觉意识和有限分权,此为西式‘民主’与‘自由’的基石。”

  这是独具只眼的边芹对基督教文明的解剖,还有让人猛醒的道破:

  “精神层面的集体主义是西方社会表面宽松、内核坚硬的关键所在,同时精神层面的集体主义要比社会层面的集体主义牢固而隐秘,人们对西方社会的整体误读即由此起始。意识到这一层我们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西方社会强调个人主义,因为在精神层面西方社会缺乏个人主义;为什么中国社会提倡集体主义,因为在精神层面中国社会自古至今都缺乏集体主义!”

  百年来,在民族复兴的征途上,从许景澄的洞察到毛泽东集体意志的践行,可谓一扫鸦片战爭以来的颓势,然而放眼包产以来让人不安的散沙态势,钱学森晚年警告:“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是危言耸听吗?

  【文/古明浩,本文原载于公众号“疫观全球”,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