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梁衡对伟人的批评否定,暴露其反马列倾向

2022-11-16 18:21: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wyzxye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推荐者语】人民日报原副总编梁衡授权宁波第一党媒宁波日报集团旗下公司起诉红歌会网,引发关注。尤其是近日看了几篇揭露梁衡真实面目的文章,令人惊讶不已。原来以为他是个“毛粉”,是尊崇毛主席的,没想到大批的红色爱国网友都被梁衡的表面文章给欺骗了。无意中发现十年前乌有之乡发表的一篇文章《从一篇文章看梁衡的反马列倾向》,看后对梁衡的认识更加深入。文章说:梁衡是当代作家,官至出版署副署长、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在共产党喉舌担任主要职务,照理讲是应当懂点马列,有着坚定无产阶级立场的。然而,从这篇文章看,完全不是这回事。该文通篇是他主观判断的堆砌,毫无马列主义的理论分析和事实分析,在为张闻天的辩护中对毛泽东的政治经济路线作了很多反马列主义的批评,通篇贯穿了对毛泽东政治作风的错误否定。

梁衡对伟人的批评否定,暴露出其反马列倾向

  作者对梁衡的错误观点还进行了驳斥,对梁衡非毛反毛的言论进行了批驳。特推荐于此,有利于广大网友进一步看清梁衡的真面目。全文如下

  《中国剪报》2011年第47、48、49三期连载了梁衡在《北京文学》2011年第5期发表的《一个尘封垢埋却愈见光辉的灵魂》一文。我从网上搜得原文附后。梁衡其人,我过去不了解,只知道我订的《中国剪报》几次整版转载其文章。在该报眼中,好像没有其他人超过梁。从网上搜得:他是当代作家,官至出版署副署长、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在共产党喉舌担任主要职务,照理讲是应当懂点马列,有着坚定无产阶级立场的。

  然而,从这篇文章看,完全不是这回事。该文通篇是他主观判断的堆砌,毫无马列主义的理论分析和事实分析,在为张闻天的辩护中对毛泽东的政治经济路线作了很多反马列主义的批评。该文通篇贯穿了对毛泽东政治作风的错误否定,还概括了毛、张分歧的三大要害,我也就这几个方面做的评析。开始我采用逐文附评办法,评点过细、文字过多,拖得时日过久,以致材料淡忘,最后还是采用只评要点,单独成文,尽量从简的写法。

  一、毛泽东与张闻天的斗争到底是出于思想路线斗争的原则,还是出于个人恩怨?

  梁衡在文首表面上也把毛泽东称为“伟人”,文中却有很多笔墨把正确坚持了团结和斗争原则的马克思主义领袖毛泽东,比作只图个人霸业,听不得不同意见的封建皇帝,和处事只凭个人恩怨的资产阶级政客。

  1、关于江Q的评价,毛泽东肯定与很多人有分歧,当时反对毛泽东与江Q结合的,大概并无政治上的原则根据,而是顾忌江Q多变的婚姻或同居关系,用旧观念看来不雅的名声给毛泽东带来不利影响。而毛泽东可能很看好江Q革命性、阶级斗争敏锐性的超乎其他人的某些长处。从杨开慧、贺子珍到江Q,按毛泽东本人的人才,同其他领袖人物的夫人比,在某些人看来,毛泽东一定还可以找到比江Q等更完美的女性。在婚姻关系的处理上毛泽东恐怕也是重在政治表现。所以,还没有什么反对派说毛泽东爱色而影响了路线斗争的。当然事后江Q表现出小资产阶级革命性的很多弱点,毛泽东也给了尖锐批评。但结婚当初并未暴露出这些问题,暴露了也是思想教育问题。

  从井冈山、延安到北京,毛泽东的整个革命斗争实践证明,正是毛泽东在全党领袖人物中,无论在用人,培养接班人等等方面,都最全面地反对了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个人恩怨,才保证了革命队伍的最广泛、最坚强的团结,才保证了斗争的胜利。

  他力排众议解救了要雷劈他的延安农民,长期重用了曾在张国焘问题上似有敌意而荷枪赴请的许世友,他也没有因为林彪曾经“大树特树”自己,就同意林彪当国家主席。没有任何事实证明他在路线是非之争中有必要迁怒于反对过他与江Q结合的人。这些也证明坚持了革命原则斗争的毛泽东与那些只图个人霸业,任意宰割臣下的封建皇帝,有着天壤之别。梁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得不出正确结论的。

  2、与张闻天的团结和斗争体现了马列主义原则还只是毛泽东的好斗所致?

  毛泽东革命的一生的确充满斗争。他的斗争性的确很有特点:

  不管自己处在台上、台下,少数、多数地位,始终坚持了马列主义的真理标准。一个人认识世界的能力,既有先天生理条件的差别,也有后天改造的积累。由于这两方面的优势,青年毛泽东在思想路线上即显示出很多强项。在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的先后方面,由于年龄、环境的限制,稍后于陈独秀、李大钊。但后来者居上,在学习马克思主义以后,在建党初期,在各种斗争策略上,他即处于正确意见方面。

  在农民运动、秋收起义、井冈山斗争中,他的大多数正确意见受到压制。这时候有留洋学历的人们讥笑他是”山沟里的马列主义”。因为从秋收起义到井冈山正反两方面的实践对比,直到遵义会议才不得不请他出来指导军事工作。直到斗争的屡次实践证明毛泽东意见的真理性,在大多数人的拥戴下,才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毛泽东并不是靠霸道,靠好斗上台的。他是靠实践,靠真理,靠民主上台的。

  居于领导地位以后,毛泽东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政治、军事斗争路线和策略方面,有人拥护,有人反对,实践证明,他提出的,或者由他集中形成的意见,多数都是正确的。一个革命领袖,要正确实施领导,不能事事亲知,大多数必须靠从群众获得认识来源,这就靠领袖自身的综合判断能力,即思想路线,逻辑分析水平。实践证明,毛泽东是我党最能正确集中群众智慧的领袖。

  于是出现了一种局面,反对者不再敢轻言反对。更加坏事的是出现了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他们看到毛泽东的稳定领袖地位,虽然心里反对,嘴里却唱着拥护的高调,以图自己的升迁。毛主席健在时,某些人拥护,亲自组织领导过一些斗争,但在毛主席身后,他们却完全变了脸。

  如有的人当年拥护并亲自领导负责过中苏论战的某些活动,毛主席身后,却说那是“说了一些空话”。这里应当肯定的是,张闻天虽有很多错误,但他比前面说的这些人要好得多,他是光明正大的,他的出发点是对党负责的,他没有隐瞒自己的观点。

  一个人认为自己的意见正确,或不一定正确,光明正大地与党内同志交流,这比那些因私利隐瞒自己意见的人好得多。亮明观点,正确的对党有益,错误的,可能得到纠正,于党也有益,隐瞒错误观点,多半是两面派。他们一方面当时伪装紧跟,窃取权位,事后翻案,危害革命。毛主席文化革命中所指的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不就是这些人吗?

  虽然有些人说毛主席对当时的阶级状况作了错误判断,但当时,特别是事后的实践充分证明了毛主席判断的正确性。居于领导地位毛泽东与不同意见辩论是否就是不民主?他只能无条件采纳别人的意见,才是民主?面对这种抵制马列主义批评,保护错误的观念,毛主席不得不提示某些人:“我也有发言权!”那些一贯以反马列主义为正确的人,当然要屡遭毛泽东的批评,如是,这些人就说毛泽东霸道。打开《马恩全集》《列宁全集》《毛选五卷》,点名道姓的,批判、论战性的著作,马、恩、列比毛不是更多吗?梁衡等反马列主义者,如果生活在马、 恩、列时期,不会说马、恩、列更是霸道吗?马列主义就是在批判旧事物、旧理论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毛主席将此概括为:破字当头,立在其中,何其为错。马、恩、列对党内错误,批判是极其严厉的,点名道姓是常事,言辞激烈,讽刺挖苦不乏其例。毛泽东照顾到我国的文化传统,党内斗争先是或多是和风细雨,点名道姓、公开批判者极少,他既坚持了马、恩、列的原则,又力图避免了斯大林扩大化的错误。要是像梁衡这种形而上学,信口雌黄的人当了权,情况恐怕就是另一个样子。

  3、所谓个人崇拜。个人崇拜有阶级性。毛主席说:“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我们不是崇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吗?斯大林正确的东西也还要崇拜。对于他们,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一个班必须崇拜班长,不崇拜不得了。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好了。现在既有个人崇拜,也有反个人崇拜。反个人崇拜的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正确的崇拜;一种是反对崇拜别人,崇拜自己则很舒服。问题不在于个人崇拜,而在于是否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打死斯大林,有些人有共鸣,有个人目的,就是为了想让别人崇拜自己。列宁在世时,许多人批评他独裁,说:政治局只有五个委员,有时还不开会。列宁回答很干脆:与其你独裁,不如我独裁。因此,只要正确,不要推,不如我独裁;也开点会,不全是独裁就是。不要信这个邪,你反对个人崇拜,反到天上去,无非想自己独裁。”(见2006年11月11日第45期《文摘旬刊》21版《21世纪60年代个人崇拜的起源》一文)

  毛主席的教导揭露了梁衡之类的某些人好象反对一切个人崇拜,实际上反对一个阶级领袖人物,而崇拜另一个阶级领袖人物的阶级实质。对自己阶级领袖的拥护或崇拜,是对敌阶级斗争的需要。我们对马列主义的导师不是盲目崇拜,不是先验地唯心地崇拜,而是从长期实践检验中形成的唯物主义的科学的崇拜,是因为他们代表真理,他们真正代表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是因为自觉地维护、推尊、崇拜他们正确的理论和政治的权威地位,是赢得阶级的统一和团结,赢得正确方向,使自己的队伍不致分裂涣散,从而战胜敌人的条件。

  那些靠人为大树特树,靠强制,靠欺骗形成的崇拜,是唯心的、虚假的“崇拜”,正是毛主席反对的“崇拜”。现在看得很清楚,某些人反对对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的崇拜,是为了树立对他们自己错误思想的崇拜。

  崇拜的客观必然性、必要性、阶级性。“谁不希望自己说的话有人听!”这是毛主席回击某些人利用所谓“个人崇拜”发难时说的一句话。否定一个阶级的崇拜,多半会提倡另一个阶级的崇拜。马克思主义者不容否定无产阶级的崇拜,而搞剥削阶级的崇拜。

  二、究竟谁懂经济?

  1、按劳分配是不是资产阶级法权?梁衡以为“按劳分配是资产阶级法权”是毛泽东的发明,并斥为错误。这足见今天某些理论家和政客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无知之徒。“按劳分配仍然是一种资产阶级法权”的理论是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首先提出,列宁在《国家与革命》进一步阐述,毛主席在1975年重申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这个理论,列宁在《国家与革命》第五章第3节有详尽叙述,梁衡可以仔细看看,我不再赘述。

  2、谁坚持了真正的社会主义经济路线。梁衡说张闻天懂经济,隐含的意思是毛泽东不懂经济。其实,某些人不仅说毛泽东不懂经济,还说他不懂政治、军事、外交。机会主义者、反毛分子最无法否定的是毛泽东的军事成就,但实际上也是表面承认。如毛泽东认为兵民是胜利之本,他们是不理解的。军事上的成果多半比较表面化的,比较好判断。经济上、军事上的失利原因评判起来可能分歧很大。

  经济上,公有制好,还是私有制好?计划经济好,还是市场经济好?是人民公社,公共食堂办得对不对?集体食堂,企业食堂资产阶级早就办过了,恩格斯不过讲过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更有必要、更能办好而已。公有制,加正确的、社会的、计划的调节,即加上具有无产阶级思想的人的管理,加上总路线的指导,经济一定搞得好,一定持续发展。大跃进之所以没有搞好,不在于三面红旗是不是错了,而是当时的管理者的世界观相当多数还是资产阶级的,相当多数的权力掌握在走资派手中。需要有意识形态领域的深入变革才能保证社会主义制度和经济政策和措施的运行得以实现。

  饥荒,减产等等,大量现象是客观的,是共同看到的,分析背后的原因,却大相径庭。有些人否定正确、具体得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却十分看好为私有制服务的科斯定理和空洞的可持续理论。如果我们的经济有作风正派,思想路线正确的人来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社会的、计划的调节,即坚持真正的社会主义路线,一定会比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和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搞得好。如今的所谓市场经济,仅从农副产品一项说,否定了社会计划和社会调节,由私人控制,以赢利为目的,不是供过于求,蔬菜烂在地里,就是供不应求,人为垄断,人们吃不起菜,供求平衡少有时日,这怎么是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比“计划经济”好在哪里?斯大林时期和毛泽东时期坚持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经济,经济没有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影响;现在的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接轨,也和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共度危机,还是社会主义吗?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计划经济,才能持续发展生产力,才能消灭剥削,消灭经济危机,这是马克思总结从古到今的全部历史得出来的科学结论。市场经济必然恢复剥削,必然破坏生产力,不可持续发展。完全是资产阶级的形而上学。

  三、究竟谁的哲学水平高?

  梁衡说了一系列张闻天的功劳和毛泽东的不是,结论说张闻天哲学水平高,这无疑是说毛泽东的哲学水平低。的确,评价一个人的认识能力,不但要看直接经验,更要看对经验的分析、综合、概括能力,要看人的认识路线和思想路线。一个达到自觉理论思维的人,要看其遵循什么哲学思维。毛泽东之高于他人之处,不仅在于他的阅历丰富(直接调查,了解古今一切间接经验),更在于他的分析判断能力和哲学天才。毛泽东的哲学思想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国际共运,在全世界得到公认。毛泽东晚年总结了一句名言: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决定一切。张闻天反对三面红旗,看事情分不清本质与非本质,正是思想路线不正确,哲学水平不高的表现。正是毛泽东从井冈山、长征到陕北斗争的实践检验了他的思想、政治路线的正确性,才在艰难的历程中得到党中央领导集体的肯定,才在七大当选为主席。当了五年总书记的张闻天没有继任或当选主席,是党的领导集体决定的,不是毛泽东决定的,党中央至今没有否定这段历史,只有梁衡等右倾分子才翻这个案。梁衡本人的哲学水平如何?从他的学历和文章看,不会涉猎很深。该文中他转述了恩格斯关于苹果的一句话。我看过恩格斯的哲学著作,没见过这句话。估计是梁衡的杜撰,因为读过马列哲学的人应当知道,那句话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逻辑。

  附梁衡文章:

  张闻天,一个尘封垢埋却愈见光辉的灵魂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634441597197549709

  【作者:wyzxye,原载:乌有之乡网,原发于2011-08-05,经红歌会网修订发布】
 

  相关链接:

      专题:【党媒起诉红歌会风波
    道貌岸然的梁衡,竟是沽名钓誉的反毛大将
      高级干部梁衡为何如此热衷于谈毛主席的‘错误’?
      吴尚达:强烈呼吁清理梁衡的反毛作品
      红歌会网因转载人民日报高干文章遭起诉,原告又是一党媒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