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老田:毛泽东思想与无产阶级专政问题——谨以此文纪念人民领袖毛教员诞辰130周年

2023-12-27 12:08: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毛教员在革命时代和建设年代的政治实践经验,有力地阐释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展开方式——作为一个概念的肯定性内涵是什么,与这一肯定性内涵呈现相互否定性的力量又是些什么——这在形式逻辑上构成概念的外延。

  看起来,毛教员的政治实践的深度不太够,他并没有一个人建设出一个新文明,而仅仅是用毕生的力量,还拿出那种一个人反对精英阶层大多数的勇气(这显然有点一个人对抗一个阶级那种赤膊上阵的味道),揭示了一种新的政治建设路径及其肯定性和否定性所在。

  一、劳动群众政治领导权才是无产阶级专政概念的内涵

  形式逻辑讲求要区分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毛教员的思考集中于无产阶级专政概念周围;

  无专初期阶段的政治实践为“劳动群众的政治领导权”建设——其经验形态体现为《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间所提炼的“一切权利归农会”的组织优势,以及颠覆旧有的意识形态粗糙形态——诸如绅权、族权、神权、夫权等——这是农民普遍觉悟的意识形态条件,这个跟列宁的“输灌论”“先锋队”思路是相通的,属于领导权建设的两大抓手;后续的根据地建设(划分阶级、分田分地、建党建政)方面也是内化领导权的行政网络建设,而红军队伍从三湾改编到古田会议的政治建军、官兵平等基础上的管理权公共化,这两个方面的建设,属于领导权对内作用方面。

  领导权对外作用,就构成统一战线的方略。在井冈山和苏区时期,领导权对外,有两次扩大,第一次团结中间阶级(井冈山时期要争取反水农民等),第二次给地主富农分田提供生存出路以软化其反抗意志,这两个方面属于统一战线,从构成看,属于领导权对外起作用的方式,这个属于“行政兼容”而非政治妥协。

  对内在根据地和红军中间开展领导权建设,及其对外起作用(团结和争取中间阶级和敌对阶级成员)的统一战线,我个人倾向于都理解为无产阶级专政的肯定性内涵——内部的政治建设和外部的行政兼容;与领导权建设相关,涉及到共产党的定性和地位——毛教员很狭隘地认为共产党只能够服务于一种新的政治领导权建设,而真共的唯一主营业务范围,就是经营和建设此种领导权,以体现其人民性;1962年在七千人大会上,毛教员还说我们不是全民的党。

  概念的外延则是概念所不包括的内容,这个边界线,在政治上意味着人民与敌人的分界线,或者用以识别概念肯定性内涵的否定性力量在哪儿。这个属于毛教员思考的独特深度所在,毛教员把敌对阶级成员放在统一战线中间去了,甚至认为在群众中间改造就可以了——例如枫桥经验;到了后来,无专的否定性力量和组成,被毛教员界定为“执政党的内在否定性”——这个部分的潜在发展趋势,才是无专的否定性力量所在,这个认知跟党内早期的争论或者路线斗争结合起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教育或者再生产接班人的可能路径问题了,需要寻找新的“教育革命”路径去实现这个目标。

  个人认为,毛教员的思想,主要集中于与资产阶级专政对立的无产阶级专政方面,其肯定性内涵是建设劳动群众的政治领导权——并且由这个主营业务规定共产党的服务方向和工作方法,否定性的概念外延则是从路线斗争延长线上发掘了“执政党的内在否定性”。

  二、党内与毛教员的不同政见的依据在哪儿

  从这里出发,也可以对照党内高层在苏区的争论——把自己的想象力从属于旧统治阶级的惯常作法,不能够走出“先辈梦魇的纠缠”——只有单一的自上而下的行政与技术统治思维,没有动员和组织群众的自觉——看不见领导权如何建设和起作用。这样一来,也就在做出敌我力量对比分析之先,就直接要求红军在外线作战保护根据地政权及其与群众之间的行政网络关系——旧统治者就是坐堂审案并透过行政网络摊派赋税的。

  在改造世界方面,当然需要物质性的力量和能量起作用,群众觉悟和有组织斗争能力提升,构成一种自下而上的改造力量,甚至还是改造力量和能量的唯一源泉,革命不能够没有行政网络,但是,更要求确立一种自下而上的群众自觉支持的政权执行力样式,在领导权建设的成就基础上,才能够走出国民党基层政权内卷化的困境,实现行政网络的低成本和高执行力;但是,旧统治者办事则是自上而下的行政网络——没有这个网络一切都办不成,看不到如何从群众中间更有效地汲取支撑力量,这个思维定式恐怕是苏区时期反对毛教员的关键想象力所在。

  换言之,一些革命者哪怕是已经做好了为革命牺牲个人的心理准备,但要他走出先辈梦魇的纠缠,则良非易事,这是世界观落后于革命形势的严重缺陷;但是,改造世界观远非易事,据老田看,二十八个半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很多人终生都未能实现世界观的转变。革命的巨大牺牲及其道路的曲折性,因为革命者领导者团队的世界观滞后——不能够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及时地改造主观世界,而额外受到了更多的挫折。1967年2月,毛教员与文革小组座谈,问文革是干什么的?有人回答“批判走资派”,毛教员回应说“批判走资派只是手段,目的还是要改造世界观。”但是,世界观是真的很难很难改的。

  在这个滞后的世界观里,劳动群众的政治领导权建设事务,可见度很低,在不理解之余,就往往不假思索地以旧统治者的经验,各种穷对付——沉迷于单一和自上而下的行政与技术统治观念,去冷落乃至于排斥领导权建设。所以,毛教员在不同时期,反复批评单一的行政化思维:要把官僚主义(命令主义)这个极坏的家伙抛到粪缸里去;提醒党内干部多服务群众需要并争取群众自觉支持,不要去“革财政厅的命”。此种错误的世界观,见之于革命实践,就是各级干部中间,很多人只看得见自上而下的行政,看不见自下而上的劳动群众领导权建设的政治。共产党之胜过国民党,能够走出晚清到民国年间政权建设的内卷化趋势,没有别的奥秘——以领导权建设去觉悟和组织群众,然后获得群众自下而上的支持,这样,才能够获得那种低成本和高执行力的基层组织支撑。

  大体而言,在革命年代各级干部,还能够不那么勉强地接受和实行群众路线,组织和动员群众并和群众一道前进;获得执政地位之后,就贬斥从前的经验,说那是农村作风和游击习气。

  1958年毛教员多次系统地回顾革命史之时,说过这样的话:“我们的民主传统有悠久的历史,根据地搞民主,无钱、无粮、无枪,孤立无援,必须依靠群众,党必须与人民一致,军队必须与人民打成一片,官必须与兵一致。要搞好这些关系,非搞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可。以平等待人民,军队内废除肉刑,不枪毙逃兵,经常教育,经常做斗争,打一仗,新兵来,又要做教育。所以,老爷态度虽有点,但民主作风还是学了一些。这是因为斗争艰苦,时间长,在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可是至今还有一部分人不赞成说服方法。如济南有人说,(五七年)春季右倾了,只赞成夏季形势,不赞成春季形势。其实夏季形势也是不赞成的。夏季形势一文就说过,军队可用民主,对人民为什么不可用民主?可见这问题还没有解决。”“我们原来分伙食尾子,津贴,进城以后,熬了三年,到五二年搞了薪水制,说资产阶级的等级、法权那样神气,把过去的供给制说成是落后的办法,游击习气,影响积极性。”【毛泽东:在汉口会议上的讲话(二),一九五八年四月六日;毛泽东:在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讲话(五),一九五八年八月三十日上午;均载《毛泽东思想万岁》1968年汉版58-60卷】

  看起来,共产党干部群体,在革命时代走群众路线什么的,是形格势禁而被逼的——毛教员说当初搞根据地是“无钱无粮无枪”,作为三无人员迫切需要群众支持,所以,群众路线还勉强愿意接受;一进城,据毛教员观察:广大干部群体“熬了三年”,然后很迫不及待地恢复了等级制,官僚主义就应运而生了,然后,就开始在政治上拒斥群众,把劳动者贬低为效率工具或者(可以削减的)生产成本要素。以此而论,政党作为现代君主,深入群众带领群众的“合作博弈”选择,本身是有条件的,而脱离群众同时视群众为效率工具的“非合作博弈”则是无条件的,这个看上去,有点像是孟子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正是从无专及其肯定性内涵——劳动群众政治领导权出发,在私有制消灭之后,依然可能识别谁是无专的反对者和否定性力量,甚至,从这里出发,还能够提前预言各种蜕变的趋势和对立面会选择什么样的策略。回顾一下有关资产阶级法权的争论——在这里是自上而下的单一技术与行政统治观念此种资产阶级也喜欢的法权想象力——另外一种难于摆脱的“先辈梦魇的纠缠”了,毛教员能够轻易识别此种法权爱好者的各种遮掩与操作,提前预言他们后续的把戏,其实也并不困难。

  更为难得的是,1980年代各路指责毛教员晚年错误的官学两界的大腕们,都精确地按照毛教员事先的预言,一步一步地实现和验证了毛教员的科学预见性;仅仅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毛教员的思想才算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即便是他的对立面也在卖力地证明着毛教员思想的科学性。

  三、修正主义的主打话术及其逻辑把戏

  同样,从形式逻辑和中学数学出发,可以区分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马克思对于生产力-生产关系以及经济基础的分析,对于革命而言属于必要条件剖析,这与经济性因素关系更为密切,当然马克思也多有涉及充分条件方面;而革命的充分条件,则属于组成与资产阶级专政对抗的新的政治力量方面,体现为党组织及其对群众的觉悟与动员工作,体现为有觉悟的群众及其有组织斗争的能力提升,这个才是革命的催产婆和充分条件所在。

  在考茨基与列宁的辩论中间,考茨基不加辨析地强调必要条件分析方面,用以遮蔽和反对与政治建设相关的充分条件分析;各种修正主义者的话术,其主打策略肯定表现为以必要条件反对充分条件,然后设计或者兜售各种“阶段论”或者“自动论(必然性)”“唯生产力论”——这些都有部分道理属于必要条件方面但并不能以此否定充分条件方面的政治建设,这个话术进行下去,似乎就不需要经过无产阶级的有组织斗争了,资本主义有走到某一时刻会有自动灭亡的可能性,这个其实也是毛教员反驳赫鲁晓夫和平过渡思想、捍卫列宁主义的焦点所在。

  马克思对于充分条件的认识,其实相对清晰,恩格斯有一些过度强调必要条件的取向,但他们从来不否定革命和政治建设的必要性,这与修正主义的话术形成鲜明对照。

  一般而言,形式逻辑没有错误,并不能保证结论正确,但是,如果从形式逻辑就可以判断错误,结论就必然是错误的。修正主义百年老店经营的货色,依然处在可以直接从形式逻辑就判定错误的低水平上。当然,也很可能因为充分条件分析,在一开始就直抵关键,无从回避——所以就只能够在违反形式逻辑要求的前提下,去经营各种修正主义话术。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文/老田,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