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李革新:把捍卫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

2024-01-25 11:37:55  来源: 红色文化网   作者:李革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刚刚过去的2023年之所以是不平凡的一年,还包括全国人民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活动,最大亮点是1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率中央政治局领导同志,到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并召开座谈会,纪念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诞辰130周年。

  习近平总书记在重要讲话中,高度赞扬了毛主席的伟大实践和光辉业绩,表达了我党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坚定决心,他指出:“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伟大奠基者,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是为世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重大贡献的伟大国际主义者”;“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习近平总书记还叮嘱全党、全国人民,“对毛泽东同志的最好纪念,就是把他开创的事业继续推向前进。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强国建设、民族复兴伟业,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在新时代新征程的中心任务。”

  在我国从中央到地方热烈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的同时,也看到全世界许多国家革命人民纪念毛主席活动的报道。《世界社会主义研究》杂志图文并茂地报道了厄瓜多尔、巴西等国际共产主义者同盟,纷纷“制作了和张贴毛主席画像的绘画和海报”;“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同盟,在许多城市散发海报。莱比锡等多州热烈响应,开展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活动,打出的口号是:‘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全世界人民要有勇气,敢于战斗,不怕困难,前赴后继,那么,全世界就一定是人民的。一切魔鬼通通都会被消灭!’”有的标语写道:“共产党员必须掌握真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德国埃森,阿尔藤多夫工人阶级区多个地方都张贴了国际运动的大海报”;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以及奥尔堡等地,贴出了多张海报与大字报,丹麦语版的《毛主席语录》在共产主义图书馆网站发布;在意大利“一份有关毛主席的文件被发布”;“几首毛主席歌被翻译成西班牙语出版”;德国工盟指出:“今天,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就是区分真假社会主义的试金石。毛泽东思想是指导当前和将来世界无产阶级斗争的理论基础”;英国共产主义联盟认为,“毛主席是国际工人阶级的伟大导师。在反对无产阶级的内外敌人的长期斗争中,他继承和发展了马列主义。光荣属于战无不胜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今年1月6日,俄罗斯《真理报》还发表了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的社论,……。

  这些远不完备的国际社会纪念毛主席诞辰活动的信息,充分反映了世界人民对毛主席的热爱,反映了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对全世界的巨大影响,充分表达了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世界人民的精神财富!

  在全国、全世界人民热烈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的高潮中,中国作为毛主席的故乡、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毛泽东思想的发祥地,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向全世界人民宣示了把捍卫毛主席、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的决心。

  一、把捍卫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必须揭露批判“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反党、反毛“去毛化”的种种谬论和恶劣行径

  多年来,由于兜售历史虚无主义的“公知”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诋毁、抹黑,严重影响到一些媒体,致使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宣传的弱化、淡化,致使“去毛化”的歪风曾经日甚一日,严重搞乱了人们的思想。仅就笔者在出版物审读中遇到的、网上看到的、生活中接触到的,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

  一是“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利用网络演讲视频,污蔑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几年前,网上发表的某“跨学科文化中心”举办的一场以“毛泽东与赫鲁晓夫”为题的视频演讲会,主持人在“开场白”中第一句话就说:“毛泽东和赫鲁晓夫都是共产党最大的‘头目’!”由于用语尖酸刻薄,且以江湖术语称谓共产党领导人,立马引起会场一片嬉笑;开讲后,主讲人顶着“XX大学教授”、“XX兼职教授”、“XX冷战研究中心主任”的头衔,洋洋得意,眉飞色舞,口若悬河,站在赫鲁晓夫的立场上,把我党和苏共修正主义斗争的大是大非问题,说成是毛泽东与赫鲁晓夫个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把中国共产党的斗争策略,说成是“耍手腕”;把毛主席的《论十大关系》说成是对苏联经济模式的“抄袭”;喋喋不休地用污言秽语,往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身上泼脏水、喷毒液;在中苏关系和毛泽东对斯大林的评价等重大问题上,篡改事实,颠倒是非,寻章摘句,取其所需,以偏概全,其恶劣、恶毒令人发指;凡是他“演讲”中出现对毛主席污蔑、讥讽的话语,会场上便发出一阵阵的冷笑……

  笔者还注意到,该教授后来以“朝鲜是中国潜在的敌人,韩国是中国潜在的朋友”为题的多次演讲,就是打着“解密文件”的旗号,洋洋得意,以“敢讲”的面目,发布了诸多自以为是的“研究结果”,被网友跟帖批评为“胡扯”、“胡说八道”、“瞎嚷嚷”。

  二是“公知”、历史虚无主义严重歪曲党的历史,颠倒党和国家重大历史事件和重大理论的大是大非。另一个视频“演讲”者,直接攻击“为多数人的利益而剥夺少数人的利益”的理论,为“不道德”、会生长成“邪恶的参天大树”!把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多数人”,推翻地主阶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少数人”的人民革命,说成是什么埋下了“人民的灾难”、“民族的灾难”、“邪恶的祸根”;还有“公知”的文章,把苏联解体、苏东剧变的原因,归咎为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因此主张把马克思主义“还魂”到魏特林、蒲鲁东的早期机会主义和伯恩斯坦、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污蔑《共产党宣言》中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没给读者留下任何可以商榷或质疑的余地”!还有的文章拿苏联解体、苏东剧变说事,鼓吹“共产主义终结论”,攻击共产主义伟大理想,讥讽“美妙无穷的共产主义再也没人讲了,共产主义这四个字只能留在辞典里被冷冻”了;还肉麻地吹捧“美国的法治”,“保护和支持民主台湾的‘中华民国’”,是“保护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要“感谢美国政府对民主‘中华民国’的保护”等等……真真是岂有此理!

  三是“公知”、历史虚无主义翻案土改斗争,刮起一股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伟大斗争的歪风。除了众所周知的某省级作协领导公开发表“控诉”土改斗争的小说以外,笔者在出版物审读中,发现某些“小书生”发表的文章,污蔑我党领导的土改斗争是什么“革命名义下集体暴力”,农民是“失去任何理性的暴徒”;某省级社科院的一位“社会学博士”,竟在文章中捏造说,土改斗争是共产党的“权力实践植入到农民的头脑”,“人为制造敌对阶级”;有的地主家庭出身的作者,在文章中宣扬其祖上雇佣的长工,如何感谢其地主老子“收留”的“大恩大德”,以证明土改斗争“不合理”!有位作家同某些“勇敢的作家”对比,为自己不敢在作品中描写“好地主”而“惭愧”,称自己是一个“怯懦的作家”!除一些杂志外,也有人在视频中抹煞旧社会地主阶级剥削农民的历史事实,宣传所谓“真实的黄世仁”如何“心地善良”,杨白劳如何“好吃懒做”,歌剧《白毛女》如何颠倒是非的“实话实说”;多年来,为大地主刘文彩翻案的文章不在少数。

  大量的翻案土改斗争的舆论,严重扰乱了群众对土改斗争的正确认知,笔者老部队一位战友,转发了网上一篇《地主——被丑化的民族精英》的文章,笔者和其他战友劝其不要转这类文章,但其回复是要求我们“跳出自身局限”,“抛开任何阶级感情,用‘第三只眼睛’去看,才不会一叶障目,才能客观真实”,说什么土改斗争是“为了让农民得到甜头跟着造反和革命,制造仇恨。分地主的田地,从胜利者的角度看是完全正确的,但地主有点冤”!还说什么“用老理论、老套路看地主的问题有失客观准确”!

  网上一篇题为《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自称地主富农的后代》的文章,尖锐批评这股翻案土改斗争的逆流,指出:“在历史学界否定土改基本上已经成了主流,谁要是为土改说好话,为贫下中农说好话,说地主富农不好,反而会被千夫所指,视为另类。”应该说,这些都是严重错误的政治倾向和十分危险的信号!

  四是倍受西方青睐的我国“诺奖作家”,在其受到广大读者和人民群众的批判后,倒打一耙、反攻倒算。几年来,该作家在受到广大读者批评后,不但不肯悔改,反而到处发表演讲,继续诋毁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鼓吹“文学艺术不是唱赞歌的”文学“写黑暗理论”;近有网文揭露,该“诺奖作家”在“辽沈战役纪念馆”题词,污蔑辽沈战役是什么“炮火连天,只为改朝换代;尸魂遍野,俱是农家子弟”,混淆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根本区别,把毛主席和我党领导人民推翻蒋家王朝的伟大人民战争,污蔑为封建社会的“改朝换代”;并打着同情“农家子弟”的幌子,混淆“为人民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的根本界限。

  除了该“诺奖作家”本人向读者反攻倒算以外,更有一些人公开为他鸣冤叫屈,举三个例子:

  (1)一篇题为《“诺奖作家”获奖后为啥被“群殴”?》的文章,闭眼不看广大读者和人民群众对其作品丑化社会主义中国,污蔑毛主席,污蔑人民军队的愤怒声讨,不看西方给他的《颁奖词》,如何利用他的作品污蔑中国人民,只是对他得奖后“陷在无数网民‘群殴”‘炮轰’的困境”表示同情;指责广大读者对他的批判,是什么“一副大批判之状”、“大有不批倒斗臭就对不住列祖列宗的架势”。

  (2)2019年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国家表彰了一批为共和国做出杰出贡献的历史和当代英模人物,某省文艺出版社发现被表彰名单中,没有该“诺奖作家”,觉得“不公平”了,于是乎在10月9日、国庆节假期刚过上班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北京,为他举办一场规模宏大的“《xx作品典藏大系》新书发布会”,收录了其作品26卷300余篇。

  (3)近日有网文披露,就是这样一个寡廉鲜耻,站在人民对立面,为人民唾弃,年度内没有丝毫贡献的“作家”,竟被某些人推举为2023年“年度影响力人物”。该网文质问:不知道该作家“在2023年有什么特殊贡献”?并引用西方给该他《颁奖词》的原话,揭露其所以能够获得“诺奖”,就在于他的小说写了污蔑毛主席,污蔑人民军队,污蔑社会主义中国,农民“猪圈般的生活”……。

  从这些现象可以看出,包括该“诺奖作家”在内的“公知”、历史虚无主义们,如何沆瀣一气,宣泄对党和毛主席领导人民革命的刻骨仇恨,对党和人民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活动,负隅顽抗疯狂到何种程度!

  五是出现了一股篡改红色经典歌曲的恶浪。许多网友揭露,有的把歌曲《东方红》毛主席的名字换掉;有的把《我们走在大路上》“毛主席领导我们前进”,去掉毛主席名字;有的把电影《青松岭》主题歌词“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向前方”,改为“沿着‘当前的道路’向前方”……这些篡改,不但政治上毫无道理,而且艺术上也十分拙劣。

  二、把捍卫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必须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划清媒体受“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影响对宣传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消极表现,与“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去毛化”反动实质的界限

  要把大多数媒体人宣传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消极表现,作为人民内部矛盾来对待。就我国大多数媒体人来说,是愿意宣传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但有的年轻人,因受多年的“西化”宣传,特别是受到别有用心的人背后指使,在不能分清大是大非的情况下,觉得宣传毛主席、毛泽东思想“不合潮流”等等。对此,应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学习毛主席著作和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了解党和国家革命历史,提高思想觉悟加以解决。

  虽然一些媒体的问题可以说是人民内部矛盾,但也必须认识到:他们对宣传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消极表现,无论是纸媒还是电视新闻,对全国人民纪念毛主席热烈场面的报道一字皆无;对国际友人到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视而不见,无声无息(有的是从外媒透露出来);在新闻报道中,有意遮蔽毛主席的名字和毛主席像等等做法,已经引起群众的强烈不满和严重的感情对立;有些群众已经不认同这些是什么“人民内部矛盾”,而是说他们与历史虚无主义是“一丘之貉”,是阶级立场、政治立场问题,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宣传舆论大权,没有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称这些媒体是被敌国资本包装的“一颗棋子”,群众中这些言词激烈的议论或者说是“抗议”,说明媒体与人民的对立,已经到了不能不改革的程度。

  需要进一步深入思考的是:当前媒体对宣传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消极表现,其背后真正的“秘密”是在于一些媒体被国际资本严重渗透。多年来,一些媒体、网络视频、演艺明星、作家圈子等等,纷纷寻求或自愿接受外国资本的“加盟”和渗透。除了一些特大通信集团公司大量吸纳外国资金,被外国“控股”外,某些媒体单位的某些业务不也是“外包”给“老外”了吗?我们的课本教材不也得外国“审查”吗?“鬼子着装的‘雷锋’”、“武士道服装的‘岳母刺字’”的插图,不是堂而皇之的印在我们中、小学课本上了吗?“日本学校”、日本“养老院”,在一些城市以及某些“国际大都市”不是星罗棋布了吗?

  人家有言在先,“不怕你们现代化,就怕你们毛泽东思想化”。“拿人金钱,替人宣传”。在国际资本大量加入我国意识形态领域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人家“挤压”我们的绝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其它更为要害的部门可能也是防不胜防,或者根本就“毫不设防”。在他人以经济实力操控我们媒体“话语权”的情况下,丢掉文化自信,丢掉思想文化战线的独立自主,做敌国舆论的附庸,被人家牵着鼻子走,淡化、消弭老一辈革命家和毛主席的崇高威望,就会成为必然;这是不是近年来汉奸、特务、间谍出卖情报案件多发的重要原因?值得深思、警惕。

  笔者和一些同志交流,认为当前搞“非毛化”“去毛化”的主要是六种人:

  一是被我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国民党反动派残渣余孽,及其坚持反动立场的后人。

  二是知识界仇恨共产党,仇恨毛主席,做梦都想“回到民国去”、复辟资本主义的文人墨客,即被叫做“公知”、历史虚无主义的一类人。

  三是过去运动中犯有错误但不接受教育,不认识自己的错误,不肯悔改的一些人。

  四是靠盗窃国有资产“非法暴富起来”的人。

  五是十八大以来,被查处或尚未被查处,利用职权,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贪污受贿数亿、数十亿、上百亿、几百亿、黄金数百吨,叛逃和准备叛逃的腐败分子。

  六是公开的帝国主义、国际敌对势力和被敌国收买、隐藏的国际敌对势力的代理人,号称“第五纵队”。

  出于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思想体系和阶级本性,这些人都是害怕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他们深知,毛泽东思想回归,就会断了他们财路,打破了他们对社会主义反攻倒算,甚至要了他们的小命。因此,这些人反毛、搞“去毛化”是必然的,可以说与这些人的斗争,应该属于阶级斗争的重要表现。

  当前,我们应遵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坚持正确评价毛主席,充分肯定“毛泽东同志的革命实践和光辉业绩”,坚持毛泽东思想,关系到党内团结、党与人民的团结,关系到党和国家的政治稳定、前途命运。作为党和国家的喉舌的各种媒体、单位,应该坚决与外资撇清关系,划清界限。我们常说“关心人民的切身利益”,怀念毛主席,期盼毛泽东思想的回归,就关系到“人民的切身利益”,要从“民心就是政治”、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的历史唯物主义高度,真心感受人民群众怀念毛主席的深厚感情,以人民之心为心,相信人民是对的,消除官方、媒体在对待毛主席问题上与人民群众的感情隔阂,使全党一心、党民一心,在毛泽东思想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建设中国式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

  三、把捍卫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必须遵照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加强对党的历史上重大事件和重大理论问的“辨析”,分清大是大非

  如何对待毛主席,绝不只是对毛主席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如何对待党的历史,如何对待建党以来各个历史时期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问题。上述笔者揭露的“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反毛、“去毛化”的种种表现,无不涉及到党的历史;毛主席和党的历史血肉相连,血浓于水,反毛必然反党,反党必定反毛。

  正如邓小平所说:“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给毛泽东同志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这是违背历史事实的。”①我们应遵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学习、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加强对宣传思想领域重大问题的分析研判”②,“旗帜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加强思想引导和理论辨析,澄清对历史上一些重大历史问题的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更好正本清源、固本培元”③,要通过对重大历史事件、重大理论观点进行辨析,把被“公知”、历史虚无主义颠倒了的历史是非、理论是非,再颠倒过来,还党员和人民群众一个“心平气和”,还社会政治思想生态一个“风调雨顺”,为此:

  必须批判“公知”、历史虚无主义污蔑我党领导的土改斗争的反动谬论。几年来,笔者在多篇文章中谈了以下观点,现再次重申:中国人民是凭什么站起来的?不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打倒了地主、资产阶级,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才翻身做了国家的主人吗?否定了土改斗争,就等于否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否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就等于否定了党和人民推翻地主、资产阶级反动统治的正确性、合理性、合法性;否定了党和人民推翻地主、资产阶级反动统治的正确性、合理性、合法性,就等于否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的正确性、合理性、合法性。如此一来,中国共产党还有什么资本在中国执政?已经“站起来”的中国人民还能“站得住”吗?难道“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多年来所鼓吹的“民国热”,其要害不就是要实行资本主义复辟,“回到民国去”,让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反攻倒算,重新回来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吗?

  必须批判“公知”、历史虚无主义污蔑毛主席阶级斗争学说的谬论。应联系近年来社会问题、恶性事件多发的实际,正确理解在“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下,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实际状况,正确认识和处理“一定范围内”客观存在的阶级斗争,并且“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的客观现实;做好必要的思想物质和军事准备,歼灭一切敢于来犯之敌,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保卫祖国和平安宁,建设中国式社会主义现代化。

  必须批判“公知”、历史虚无主义污蔑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反动谬论。要充分认识社会主义国家,只有坚持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推动社会向着人类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前进;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坚持共产主义伟大理想;坚持共产主义伟大理想,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就是“缺钙”,就是得了“软骨病”,就必然要滑向修正主义的泥坑,在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上犯颠覆性错误。

  必须批判“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否定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反动谬论。要充分认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深刻理解坚持社会主义道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是从毛主席到习近平总书记历届党中央高度重视的伟大战略思想,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④坚持“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⑤的理想信念,坚持反修防修,高度警惕苏联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悲剧在我国重演!

  必须批判“公知”、历史虚无主义鼓吹自私自利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批判他们污蔑毛主席的“老三篇”是什么“类似宗教文本或者圣书”、攻击毛主席号召人民学习白求恩“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有“脱离实际之嫌”,是“存天理,灭人欲”、“以道德的名义将个人私生活领域合法性取消”,“造成了巨大的人权灾难”的反动谬论⑥;批判毒教授反对学生谈“理想抱负”,鼓吹“读书就是为了钱”,考个好大学就是为了“随便挑男人和女人”,为了“和外国人配对,帮我们改善基因,杂交出更好的精英”的反动、下流“演讲”。

  除上述问题以外,尚有诸多问题需要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行“辨析”。诸如,是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还是搞所谓多党制、轮流坐庄的问题;是坚持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还是打着所谓“民进国退”的幌子搞全盘私有化的问题;是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光荣传统,还是搞“表扬与自我表扬”的庸俗作风的问题;是坚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还是和帝国主义搞什么“夫妻关系”问题;是坚持文化自信,还是搞崇洋媚外、全盘西化的问题;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现实主义,还是主张“文学就是写黑暗的”问题;面对腐败多发,是坚持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坚持“三个务必”,还是放弃阶级斗争,放弃无产阶级专政,放弃共产主义伟大理想,无视在新形势下的阶级斗争,任由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腐蚀党员干部的问题;从当前反腐败斗争的严峻形势,重新审视继续革命理论,是一些干部掌权后丢掉了“两个务必”,变成骑在人民头上的官老爷,还是伟人“对阶级斗争形势做了错误的估计”的问题,等等,都需要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加以辨析,在实践检验中做到坚持真理,纠正错误。

  四、把捍卫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必须遵循思想理论发展客观规律,坚持在继承先辈思想理论成果基础上进行理论创新

  有人说“现在只要坚持党的创新理论就行了”,这是一种片面的认识。创新理论当然要坚持,但必须认清它和之前理论的渊源关系。恩格斯说他和马克思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就其理论形式来说,它起初表现为十八世纪法国伟大启蒙学者提出的各种原则的进一步的、似乎更彻底的发展。和任何新的学说一样,它必须首先从已有的材料出发。”⑦恩格斯这里所说“法国伟大启蒙学者”的“已有的思想材料”,就是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来源的法国空想社会主义。恩格斯在分析空想社会主义的“不成熟的理论,是和不成熟的资本主义生产状况、不成熟的阶级状况相适应的。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还隐藏在不发达的经济关系中,所以只有从头脑中产生出来”⑧的历史和阶级局限性的同时,极为尊重,并高度称赞这些理论先贤,为“启发过人们头脑的那些伟大人物”⑨,他说“在圣西门那里看到了天才的远大眼光”⑩,傅立叶是“巧妙地掌握了辩证法的”人⑪,欧文“具有像孩子一样单纯的高尚的性格,同时又是一个少有的天生的领导者。”⑫马、恩两位伟大导师,正是从这些“伟大的启蒙者”提出的“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周密地研究了十九世纪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结构,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阶级斗争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才把空想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伟大学说,指明了共产主义必然实现的人类社会发展方向。

  中国共产党从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产生伟大毛泽东思想以来,此后每个历史时期的“理论创新”,也都是结合新实际、解决新问题、创造新经验、揭示新规律,用新的理论概括补充、丰富、发展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宝库增加了新的财富;任何新的思想理论成果,都与前人的思想有着不可分割的历史的、实践的联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必须在坚持中发展,在发展中坚持;发展必须坚持,坚持必须发展,两者相辅相成,辩证统一。不坚持的发展,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发展的坚持,是停滞、僵死的理论;离开坚持的发展和离开发展的坚持,都是不可想象的,都是违背人类理论思维发展规律的歪理邪说。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之所以必须坚持,就在于它们是经过历史和实践检验,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客观真理。只有结合新的实践学习、运用,才能创造出经得住实践的检验的新的理论。

  无数事实证明,敌对势力抹黑毛主席、消解毛泽东思想,是西方对我“和平演变”,进行“颜色革命”的惯用伎俩。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制定的对我实行和平演变的《十条戒令》之第5条就这样写道:“要不断的制造‘新闻’,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词来攻击他们自己。”

  革命前辈郁达夫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近年来,党和国家颁布了维护英雄人物的法律法规,这是一个重大决策。被习近平总书记称赞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受到全国、全世界人民所衷心拥护、爱戴的毛主席,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尊重、敬仰,反而进行诋毁呢?

  当前社会多数人的共识是:反毛必乱。而正确评价毛主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定会人心大振,战胜一切困难,社会主义江山永固,民族振兴的伟大目标定能实现,胜利永远属于人民!

  五、把捍卫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关键在于党员干部态度鲜明,政治立场坚定,打好意识形态斗争主动仗

  习近平总书记曾批评一些人“在涉及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等原则性问题的政治挑衅面前态度暧昧、消极躲避、不敢亮剑,甚至故意模糊立场、耍滑头……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态度,出了政治事件、遇到敏感性问题没有立场、无动于衷。”⑬习近平总书记的批评,可以说是一针见血。

  不能否认,当前确有某些党员干部,对“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反毛、“去毛化”行径,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吭声,绕着走,甚至听之任之,在事实上成了某些“公知”、历史虚无主义的“保护伞”。

  一个奇怪的现象:对“公知”、历史虚无主义及其反党、反毛、反社会主义的言行、视频、文章,除了百姓气愤、网民“吐槽”外,怎么就没有“体制内”领导去给他们谈谈话呢?我们不搞疾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不罢官、不撤职,不开除、不扣工资,难道给他们做做思想政治工作,批评一下也不可以吗?不应该去对他们说一声“你不能发表这样的演说”、“你不能制作这样的视频”、“你不能这样办刊物”、“你不能写这样的文章”吗?对外国在我国办学、养老机构、中、小学课本的鬼子插图,为什么光有百姓不满、网友“吐槽”,而地方和部门好像没看见,没有态度呢?这与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增强阵地意识,加强阵地管理”的要求不是大相径庭吗?这是不是人们产生“宣传舆论大权没有掌握在真正的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者手里”的原因呢?

  一个众所周知的道理,意识形态阵地,无产阶级思想、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资产阶级思想、反马克思主义就必然要去占领。一个共产党执政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绝不可以使“自己的声音”处于弱势地位,绝不允许敌对思想“暗流涌动”,更不能容忍他们与主流舆论“平分天下”,必须确保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强势声音。许多重大政治理论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已经讲得很多、很透了,可下边落实的怎么样呢?有没有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放任、放纵,甚至“故意模糊立场、耍滑头”呢?我们理应乘全国、全世界人民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东风,在捍卫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旗帜的伟大斗争中,带好头、做表率!

  注释:

  ①《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8、301-302页

  ②习近平《论党的宣传思想工作》第18页

  ③习近平《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的讲话》转自2021年4月6日《党建网》《习近平:旗帜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④《习近平著作选读》第75页

  ⑤《习近平论党的宣传思想工作》第28页

  ⑥《社会科学论坛》2014年7期

  ⑦⑧⑨⑩⑪⑫《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1972年5月版第56、299、300、301、302页

  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第414页

  2024年1月2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